設為首頁
站點導航
聯系我們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Menu1
湘西行·農家景
作者:111班 戴舜 發布時間:2018-07-27 點擊數:831

 

在桃源縣通向石堰坪村的顛簸山路上,我一直在想象這個群山深處的小村莊會是怎樣的與世無爭,就與陶潛筆下的桃花源一般的安寧。當車終于駛入客棧的院子時,一種仿佛久違了的感動霎時襲入心間。客棧的樓是木制的,有兩層,半圍著一個極大的石板鋪就的場院。抬頭看,向上翹起的檐角在背后的青山上映出一個黑色的影子。院前有一個極大的荷花池,布滿田田的荷葉和高低裊娜的荷花,在往前便是水田,有水車在田旁的小河里輪轉不歇,有木橋在荷花池與小河上蜿蜒。遠遠近近幾戶人家的木房由一條條隱在稻中的曲折小道連接,雞犬之聲隱隱相聞。人家與田再過去,便又是群山,石堰坪村便在這深碧色的群山溫潤的懷抱中安然著。

 

 

不同的時間里,石堰坪村的美是不同的,一日我晨起很早,洗完衣服出至廊中晾衣。一推門只覺濕涼的空氣迎面而來,周身裹入含著大山與泥土,鳥鳴與風聲氣息的薄霧。遠望群山、土地、水田、池塘、村道、人家,無不靜默在乳白色的霧中,而偶爾從遠處人家里傳來的雞鳴,又讓這種靜里孕育著一種生機。只有先沉靜了,方能有喧闐的可能。仔細品度隱在晨霧下的河山,竟能讀出一份中國古代失意文人在經歷了人生磨難后選擇歸隱時的那份生命的蒼涼,與在看透人生后依然存在的對真情的的堅守和把握。

 

        初到已是傍晚,熱鬧的篝火晚會后夜已深,我們圍坐在一起喁喁閑談。篝火將熄,在院中間半明半暗,順著晚風飄出些細碎的煙塵來。抬頭望去,一輪將滿的皎月在緞藍色的天空里懸著,幾抹云滑過的時候,月便在云中緩緩穿行。今夜星不多,卻很亮,沒有眨眼,只是靜靜地綴在長空的幾個角落。月與云與星之下,是群山的黑影,遠看去,厚重的群山似乎就這么薄薄的一大片連綿著。唯有云在走外,整個夜色都是靜的,靜出一種永恒的感動來。我以為,這種美只有一個詞可以來形容:中國。月是古往今來中國人心頭深深烙下的文化的印記,是每一個中國人自兒時起便會吟誦的“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月總是美得那么含蓄而敦厚,溫柔而細膩,而月圓總是如此短暫又如此永恒。月的美是中國一切詩意與美好追求匯聚而成的精華。如此一來,這溫柔沉靜的夜色,便只有一個“中國”方能形容了。

 

“別院深深夏篥清,石榴開遍透簾明。樹陰滿地日當午,夢覺流鶯時一聲。”,這是我很喜歡的一首詩,是宋代詩人蘇舜欽所作的《夏意》。總遺憾在城市很難遇到這樣的夏日午后了,所以在冥冥妙緣中,我來到了石堰坪村。那日上山下田勞作了一個上午,吃了中飯,我們便在房內休息。我躺在床上,半夢半醒,正午的日光從玻璃窗和木門的縫隙里透進來,是很明亮很明亮的日光,這樣亮的日光,只有夏日的午后才有。窗外密密地籠著很高的綠樹,陽光透進來的時候,綠色便一同映了進來,這透進來的綠色是朦朦朧朧的又晶瑩透亮的,在那個瞬間我突然間想起了那一句“石榴開遍透簾明”,也突然明白,只有這樣明亮的日光方能將外面的色彩清清楚楚地透進來,綠樹雖不是石榴,也有同樣的意境了。如此想著,身體一放松,便沉沉睡去。當其余意識皆無時,人心方能集中,此時便只聽到外頭此起彼伏的蟬鳴緩緩的滲進夢里來了,夢里的蟬鳴不再刺耳,倒顯得溫潤,這意境不也正與“夢覺流鶯時一聲”相合么?從前就很喜歡這首詩,但經歷這一次,才真正明白了詩的好:詩里的景也可以不全是詩人真正親眼見到的,而可以是一種在看到窗子門縫里透進的碧色就想象到外頭綠蔭深深陽光滿地,聽到流鶯隱隱約約的叫聲便知樹間有流鶯繞枝嬉戲的夢幻聯想。

 
 

大山之景,總能給人以溫和端莊的美感。置身于廣袤河山之間時,人是極其渺小的,跪在濕潤細滑的泥土上時,人的心下總會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強烈的歸屬感,然后就會臣服于自然,平等待萬物。當整個長空布滿壯麗的晚霞時,人站在萬丈蒼旻之下,真覺得自己只是滄海之一粟,然后人心就安定了,再沒有爭執比較,因為在大山之下,自然面前,誰都是一樣的微小,又一樣的珍貴。登泰山而小天下,大山之上,萬物皆于我心。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省嘉興市第一中學版權所有 浙ICP備05015819號 浙江創智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地址:浙江省嘉興市紡工南路1860號 電子郵箱:郵編:314050

電話:0573-82822057(校辦) 82822005(教務處) 傳真:0573-82822100

建議使用IE5.5 1024X768分辨率以上瀏覽本網站 今日訪問:4472 總訪問量:23318805

乐彩城彩票 乐发彩票 | 约彩365 | 九歌彩票 | 鼎鼎彩票 | 至尊彩票 | 智赢彩票 |